d71f43bd174d327f4a92bcc7c48c0d2262bdce49

溫格專訪:克聖對我影響頗深-天下運動網

序言:我遇到了他,他在我的對面,我們曾有過一些交流。在我們的交談中,我和他共享了很多想法,但從個人角度來說,我承認我深受克魯伊夫以及這一代荷蘭足球的影響。

天下運動網

序言:我遇到了他,他在我的對面,我們曾有過一些交流。在我們的交談中,我和他共享了很多想法,但從個人角度來說,我承認我深受克魯伊夫以及這一代荷蘭足球的影響。

這是一代傳奇克魯伊夫過世后,溫格說過的話。克魯伊夫,他既是一個了不起的球員,同樣也是一名優秀的主教練,而在今年三月他永遠地離開了我們。

任何親眼見過克魯伊夫踢球的人,或是在後來看過克魯伊夫執教球隊的人,都會為其華麗的足球風格而折服,而同時他們也會認識到這和阿森納近20年的足球風格的烙印是何其相似。

溫格專訪:克聖對我影響頗深

溫格承認,近幾年,他的執教風格和球隊踢球的體系已經受到了很多因素的影響,他總是不斷地尋找並試圖去發現新的靈感。作為這個世界上最有經驗的主教練之一,溫格個人的影響力也是非凡的,他不僅與足球俱樂部的主教練討論自己的想法,同時還會和各種體育行業的主教練分享一些成功的秘訣。

那麼如何成為一名具有影響力的主教練?怎麼在成為最好的同時保持自己的信仰和原則呢?溫格坐在辦公桌前,和阿森納官方雜誌的記者面對面討論了一下如何扮演好一名優秀的導師角色。

溫格專訪:克聖對我影響頗深

你曾說,克魯伊夫在很早的時候就你帶來了深遠的影響,那你具體從他身上學到了什麼樣的特質呢?

克魯伊夫對於比賽積極的態度,以及他在場上展現出的足夠的勇氣。我們所做的這份工作可能會決定他人的信仰和判斷。所以,你必須變得強大,而想要變成那樣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你必須堅持自己的信念。我認為一個好的主教練並不僅僅是那些腦海里有偉大想法的人,這也是一個主教練和一個學者最大的區別。

一名好的主教練,腦子裡會有自己的想法,他知道應該如何帶隊去踢比賽,但除了腦海里的想法,他還需要勇氣和膽量去做決定,讓球員們按照他所想的去踢球。這會產生一定的障礙,對於一個智者來說,一個有着偉大想法的男人,大家可能都會同意他的想法,但我們同時需要足夠的勇氣在賽場上實踐這些事,我可能會說:“這就是我所相信的,這也是我將要做的事。”

我非常尊敬荷蘭學院的足球,而克魯伊夫是其中特別的一個,別忘了,克魯伊夫也是荷蘭青訓出品。人們喜歡里努斯·米歇爾斯這樣的人,他對自己的球員造成了很大的影響,並且因為他不孤立的思維方式。克魯伊夫同樣有這樣特質。他有獨特的性格和品質,他是那種會說出:“是的,我相信這場比賽,我很強,我有勇氣在球場上實踐我自己的想法。”他的這種性格是我所欽佩的。

除了克魯伊夫,你還尊敬誰?

你是如何決定將採取哪一些想法的?你會和形形色色的人分享你腦海中的主意。我的生活是很幸運的,我的一生都在旅行,我遇到了很多足球運動員。和他們中的一些人我有過非常激烈的交流,也得到了很多反饋。他們在英格蘭可能不是非常出名,就算我給你他們的名字你也不會知道。

你總想要遇到一些新朋友,這樣你可以得到一些新的思路,那會加強你的信仰。但我一直覺得,我從英格蘭足球身上得到的反饋是這樣的,足球就像是一場盛宴。我認為作為一傢俱樂部的主教練,我們要對得起來現場看球的球迷們,我們需要在周六的下午給他們一點特別的東西,給他們一個值得歡呼的理由。我希望,球迷們能有這樣的想法,在周六早上醒來的時候,腦海里回蕩着這樣的聲音:好啊,我的球隊今天有比賽,太棒了。

不幸的是,我們並沒有辦法總是給他們這樣的感受(勝利的感覺),但至少我們有這樣的願望。我一直認為,對一家足球俱樂部來說,最積極的事莫過於保持那種充滿慾望的足球風格。如果大型的俱樂部沒有這樣的慾望,可能會流失掉一些珍貴的東西。縱觀整個足球世界的歷史,一些豪門俱樂部和一些偉大的國家隊總是會有這樣的慾望。

無論是巴西國家隊,還是像巴薩和皇馬這樣的俱樂部都是這樣的,我認為阿森納在這方面也有着非常好的聲譽。而英超的一些大俱樂部,利物浦,曼聯也總是這樣的,同時這也是你作為一名主教練最基本的義務(幫助球隊保持對於勝利的渴望)。

你如何保證不過多複製別人的想法?保持自己的足球風格有多重要?

是的,這非常重要。我相信你會有勇氣去守護自己的信仰,那是來自於你內心深處的感覺,你會堅守住那些感覺的。主教練必須去挖掘自己內心深處的想法,時時考慮,並問自己:“我喜歡做什麼?我想要做什麼?”如果他不能複製一些別人的想法,而是深刻地認識到自己的想法才正確的,那麼他就有義務去為之而戰鬥,同時他可以保持驕傲的抬着頭,他可以去踢自己想要的足球風格。你可以接受別人給與你的啟發,但是在理清所有來自於外部的影響過後,你必須作出分析,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麼。

你現在還在受到外界的啟發?誰對現在的你產生了影響?

當然啦。我個人認為我不算太笨,但是這個世界上有非常多的聰明人,他們會對比賽有很多自己的看法,我每天都在嘗試着從中學到更多的東西。讓我感到挫折的是,在過去的兩年時間裡,現代足球的方式和俱樂部管理的模式都已經發生了改變。也許我們沒法立刻就在歐冠聯賽中獲得成績,但是我覺得球隊正在以正確的方式前行。我們總是想要一起去學習和進步。這也是阿森納俱樂部的原則之一。我們想要變成一個整體並且持續性地發展。

溫格專訪:克聖對我影響頗深

如果你回到30年前,你會給年輕的溫格提供什麼建議?你覺得他會聽嗎?

嗯,我認為在我年輕的時候,我有一種特別的品質,那就是我願意聽取別人的意見。我總是願意去聽那些長輩和我談話時給我的那些建議。那個時候所有人都喜歡和我待在一起,我覺得那可能是因為我對他們始終保持着一定的尊重。如果是年輕時候的我,我可能會想:“這個傢伙聰明嗎,他看起來非常聰明。他比我年長30歲,他經歷過我以後將經歷的故事,那麼我能從他身上學到什麼呢?”30年前我可能會保持這樣的態度。通常你年輕的時候可能聽不進長輩的尊尊教誨,但也許事後你會意識到,他說的是對的。

所以在任何時間,我都嘗試着去學習。如果我回頭看看年輕時候的我,我會告訴自己:“你確定想把所有的事再經歷一次嗎?你準備好再次承受那些痛苦了嗎,那些是你生命中必須做出的犧牲。”當我33歲的時候我的執教生涯正式起步了,而如今我已經66歲了,這33年,足球世界不斷地在發生着變化。如果可以的話,我會向年輕時候的自己提出唯一的一個要求,那就是必須要充滿着野心和慾望。

你真的想要那個嗎?

答案是顯而易見的,當然啦。我會那麼去做的,我不能沒有它(雄心壯志)。

你喜歡導師這個角色嗎?

我想我自己是一個慷慨的人,同時在我這個年紀,我又不是一個自負的人。如果回到那時,我仍然想要做教練,一個成功人士。今天我仍然渴望成為一個成功的人。同時也希望給那些喜歡阿森納的人帶去成功的感覺。我希望能幫助那些球員們達成他們職業生涯的巔峰。我們不需要為我們自己擁有的那些天賦而負責,但如果我們能用自己的天賦做些什麼,我們需要對此負責。

我想,我是那種願意幫助球員們實現自己目標的球員,去實現他們自己最大的天賦。當你幫助球員實現了自己的潛能后,你也會得到相應的尊重。當你認為一個人僅僅開發了自己60%和70%的天賦,儘管他們很有才華,隨着時間的流逝,他們的才華也會流失殆盡,這可能會你想:不,我的朋友,你做錯了。

對於如今的年輕的教練員來說,從學院學到東西也更加容易了,因為比起30年前,足球也更加容易理解了,對嗎?

好吧,過去為了得到信息我不得不去努力爭取。而如今,你可以上網,你可以看到全世界的訓練課程。而在當時,我必須去拚命爭取,有時候我不得不連夜旅行就為了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過去我為了獲取信息所做的那些事,在當今社會已經不適用了。在現代社會所有的事態都發展得非常快,但是隨之而來的是,在某些方面我們無法像以前那樣保持耐心了。

在你成長的過程中,你是否遇到過哪些教練拒絕幫助你的?

沒有那麼多。事實上,我認為如今這種情況更多。當我開始自己的執教生涯時,人們更願意去分享。生活也更加安靜,節奏更加緩慢。而如今我們的工作更難做了。每個人都對自己知道的東西守口如瓶。但從我個人層面上來說,我更加願意分享。我是Leaders Sport Performance Summit的合作夥伴,它包含了不同種類的運動,我們在那裡將分享自己的經驗。

在那裡,人們會談論不同的運動,就像棒球,自行車和籃球。我們每年會見一到兩次,然後會分享彼此的經驗。有時候和不是在一個體育領域的人分享經驗是件輕鬆的事。但是到最後,當我和美國的棒球教練交流時,他可能會遇到和我一樣的問題。關於如何成為最佳,變得有競爭力,並且去贏得比賽。

所以你覺得和不是一類運動的主教練交換想法也很有用,是嗎?

是的,我發現非常有用。有時候你會發現,一些其他的運動在某些領域已經發展了,但是你的體育項目可能會稍顯落後。但有些時候,你又會發現自己的運動是超前的。

你曾經幫助過法國國家田徑接力隊,這是真的嗎?

是的,在奧運期間。他們邀請我去給他們的4×100米接力隊的成員一些意見,包括男隊和女隊。他們不是很能適應團隊運動,而是更加註重於個人。我告訴他們該如何協作,如何共同達成一個目標。就像在自然世界,動物們為了生存尋找獵物而團結在一起,本能反應告訴他們,團結在一起能夠有更大的機率幫助他們去獲得成功。

這是自然和生存的道理,同時也很好理解,團結在一起比個人的力量更重要。很少有動物能夠靠自己的力量單獨狩獵。許多動物都是群居的,並且組隊開始狩獵的。從人類本能的角度上來看,更加有效的團結在一起是非常重要的。

肯定會有一些年輕的教練給你打電話諮詢你的建議,你是如何處理那些事的呢?

經常有以前的球員給我打電話,那些球員在我33歲的時候,他們幾乎正處於自己的職業生涯的末尾。我永遠會嘗試去幫助他們,對於那些諮詢我總是非常積極,我認為剛開始接手主教練的工作,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和人相處,並保持一種積極的態度。從人性方面來說,你必須成為一個樂觀主義者。因為如果你沒有這種態度的話,你可能很快就會成為一個偏執的人,無論你在足球方面是多麼的優秀,無論你的足球理論知識是多麼的優秀,那都於事無補。在人性方面的態度你變得非常積極,由於俱樂部成績肯定會有起起伏伏,最能讓你堅持自己工作的一個理念就是保持樂觀,永遠要想着:這些人能做的非常好。

你是否曾被其中的某些諮詢電話而感到驚訝?

是的,有時候,有些你想不到的人也會給你打電話。你不能和每一個球員都保持着很好的關係,因為有時候你不會選擇一些球員,但他們必須相信你會給出一些誠懇的意見,你也必須做出最真誠的決定。有時候我會對其中的一些電話感到驚訝,是的。

你會給一些新主教練什麼建議嗎?

我總是會建議他們檢查一些他們將面臨的環境,檢查一下自己的合同,同時他們需要明確一下自己應當履行的責任。這是你需要注意的事項,如果你的合同不是很好,責任定義也不清楚,你可能會去到一家環境不是很好的俱樂部,而如果你想要整合一傢俱樂部的話,足球就是完全不一樣的了。

如果你和俱樂部脫節了,你就沒有任何機會了。所以你必須明確你所處的環境是正確的,你必須照顧好那些每天和你一起工作的人。堅守自己的信仰,尤其是逆境來到的時候,你必須變得更加堅強。不面對失望和逆境你是無法獲得一個成功的。你需要去考驗自己,看看自己在逆境中能否成功恢復,在遭遇了大的挫折后,你必須看看自己能在多短的時間內讓球隊回到正軌。

溫格專訪:克聖對我影響頗深

最後一個問題,當你的執教生涯結束后,你是否會把你的想法寫到一本書裡面?

我還沒有作出決定,有很多提議我寫書的合約寄過來。是的,有一天,我想總結一下我所學到的所有東西,關於如何管理人之類的。我會給人們一些指導,讓他們能夠變成更好的自己,而最重要的還是知道他們如何管理一傢俱樂部,找到更加有效的方式帶領俱樂部前行。總有一天,我會寫這麼一本書的,但現在我只考慮眼下的事。

(編輯:小流星) 天下球版天下球板

0 comments on “溫格專訪:克聖對我影響頗深-天下運動網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